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原来自卑与自负离得很近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4:55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2011年9月25日,柴静又一次完成了一期精彩的节目,这次她的采访对象是在近来社会新闻的头版人物,家暴风波中的李阳和他的美国妻子KIM。整个采访很沉重,惊讶和错愕在一直挑战一个正常人的道德神经。KIM的反应在预想之内,她流泪不止,对着镜头诉说着自己对丈夫的爱与失望。而在另一头的李阳,表现的犹如一个精神病人,宣扬着他对婚姻和爱人的不屑,大言不惭的对着镜头表达,他的婚姻不过是一场家庭教育的实验,每一个孩子都是实验品而已。

对于很多八零后来说,李阳这个名字熟悉却又遥远。疯狂英语火起来是在九十年代初,这么一个家伙突然蹦出来,带着羞涩的中国学生张扬舞爪的念着英语单词,宣扬一种概念:学好英语,才能改变命运。还记得我中学的时候也听过一次李阳的演讲,被逼迫着把手高高的举在头上,大声的念元音字母。对于一个中学生而言,他对疯狂英语教学的煽动犹如红色宣言,充满了爱国主义热情和对宣扬物欲的最直接表达,最耳熟能详的几句口号似乎是“I want to learn English,I want to change my life“以及”学英语是为什么?是为了以后可以赚更多的钱!”。而如今,人们更多记得的是俞敏洪的新东方团队带领着中国广大学子在托福、GRE赛场上勇猛拼搏的行为事迹,李阳疯狂英语被人越来越少的提及,似乎是沿着毛主席的道路,朝着远离城市深入农村乡镇的模式发展着。直到多年之后,我在一段在YOUTUBE上疯传的北京市民学英语的视频中又找到了李阳的影子,数千名大学生在李阳的带领下高呼着“学好英语才能改变命运”的口号,呼喊声撕心裂肺,与我一同观看的外国友人无一不睁着无辜的双眼问我说中国人都是这样想的么,学英语对你们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与其说李阳在中国的年轻人心中渲染了学英语的重要性,不如说他试图解放亚洲人羞涩内敛的性格。据他自己叙述,他出生在中国南方的一座小城市,英语教学并不那么的发达,为了出人头地,他开始突击英语,方法是在学校操场上大声背诵英语,结果几个月之内他的口语水平突飞猛进。于是凭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他把这种英语学习的方法传达给更多的人,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从一位羞涩的青年一举成为疯狂的商人,大肆的在资本市场利用精神口号掠夺物质财富。

而好景不长,中国的一批年轻人在李阳的煽动下开口大方的说起了英语,发现了一条条通往资本主义国家的致富之路,于是毫无犹豫的把钱币塞进了俞敏洪的口袋之中。李阳的神话在一代代年轻人的脑中渐渐陨落,大家都在哈新东方,追赶着实用主义的步伐,李阳疯狂英语好比昨日黄花,在时代的巨轮中逐渐香消玉损。

令人意外的是,现在李阳又一次跳入了媒体的头条,而与他的疯狂英语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再一次出现是因为他打老婆。整个事件起始于微博,李阳的美国妻子KIM在短时间内发布了大量她在经受家庭暴力后的照片,额头、耳朵、膝盖无一幸免,肿起的鼓包和渗着鲜血的皮肤像炸弹一样重磅袭击公众的视听和媒体的版面,似乎所有的人都愤怒了,并且急迫的声讨李阳禽兽般的行为和表里不一的丑恶内心。可李阳一直很安静,工作没一样耽误的,甚至在打完KIM之后面不改色的为几百个妈妈开堂授课,分享家庭教育的心得。而他的孩子,却在一天前哭着目睹了爸爸是怎样骑在妈妈身上打她,并把她的头重重的往地板上磕下去,只得在他走后和妈妈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面对柴静,李阳看上去依然很平静,但是他的言语一句比一句更加狠毒和挑逗,感觉像是要把柴静逼到愤怒的临界点,然后他便可以安坐在沙发上发出野兽般的嘲笑声。和这样的人对话是不容易的,李阳的身上携带着数以万计的荷尔蒙,从青春时期开始萌发,步入中年后仍未停止。感性和冲动在这些用不完的荷尔蒙的推动下给予他成功,这种由荷尔蒙爆发和维持的快感犹如海洛因一样让他上瘾,并且轻易的稀释了传统的道德底线和社会规则。李阳爱镁光灯,他爱社会曝光率,只有闪光灯和掌声能帮他消化体内的荷尔蒙,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舒服,满足,其他全都无所谓。

在采访中,KIM说“I love him,but he hurts me。He loves publicity,but it also hurts him。I want to help him,he needs help。”她说她爱他,或者可以理解为,她的爱在伤疤疼的时候也没有改变,也因为这爱,让伤疤更疼,让她更难受。这个可怜的女人噙着泪水诉说着她的无奈和哀伤,抱怨着一年之中她的丈夫回家的次数还不到20天,而对子女付出的义务几乎为零,最重要的是,她认为他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事实上,以李阳先生的性格,他每天不用吃饭,虚荣足以把他喂饱,而这却是朴实的家庭和善良的妻子却难给他的,所以他不愿意在家里呆着。以李阳先生残存的影响力,仍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引得一干年轻女孩为他肝脑涂地,那些奉承的话和无规则的尊崇是他每天要吃的蜜糖,和他旺盛的荷尔蒙相辅相成。面对柴静时,他对待家庭暴力的轻蔑态度没有一点收敛,因为在他看来,这一点点错误又怎么可以谋杀他终生的伟大,除了金钱和名誉,一切都不重要,而让人难过的事,李阳却从未发觉他的信仰和他的行为却已成为悲剧的代言,他向往的那美轮美奂的镁光灯已经揭破繁荣的假象。

纵观整段采访,也许他只真切的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了一句话,他说自卑和自负离得很近。就在那一刹那,我对他充满了同情。(文:竞竹)

盐城工作服定制

马鞍山职业装订制

内江工作服设计

徐州西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