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和媒体较劲日本政府力气用错了地方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4:25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自诩“言论自由”的安倍政府对国内外媒体的干预却有增无减。近来,类似事件又接连发生。想堵住悠悠众口?安倍真正应该做的是反思自身。

瞄准 开炮

近日,日本《朝日新闻》评论说,自去年以来,日本外务省官员对批评文章的攻击毫不掩饰。事实上,日本政府的攻击对象似乎不分国内国外,有时还有人身攻击之嫌。

在任满回国之前,德国《法兰克福汇报》驻日本的特派记者卡尔斯坦·格尔米斯在日本外国记者协会杂志《一号新闻》上揭露,他曾在一篇报道中说,安倍政府试图修改历史,和韩国关系不断恶化,导致中韩接近,日本孤立。报道刊发后,日本驻法兰克福总领事立即前往该报社,抗议这篇文章是“被中国利用进行宣传,不得不怀疑背后有金钱交易”。

4月初,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的记者会上,凤凰卫视记者就亚投行问题提问麻生,却遭麻生大笑嘲讽,一时成为媒体关注焦点。

美国一家主流报纸派驻东京的记者写了一篇关于慰安妇的报道,其中受访的上智大学比较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批评了安倍。日本驻美国大使馆一名官员便对此表示不满。

对于日本国内的媒体,安倍政府还要严厉得多。

前不久,日本前经济产业官员古贺茂明在某电视台上节目中批评了安倍晋三。结果,电视台在高压之下,“封杀”古贺茂明。据日本当地媒体报道,日本执政党为了“杀一儆百”,还决定召开广播会议,直接向该电视台施压。

有分析称,安倍政府对日本媒体的干涉力度有加强趋势。近来,自民党就传唤朝日电视台和NHK电视台的负责人,要求针对两台播放的不同节目作出说明,被媒体批为利用权力施压。

施压 怀柔

面对媒体,安倍政府一手“大棒台”一手“胡萝卜”。

安倍手中的“大棒”不少。正如《朝日新闻》指出的,日本电视广播法规定,民间电视台每5年就必须更新执照,这是一股无法抗拒的压力。2013年底,在日本国会强行通过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则给了安倍政府又一有力武器。

时不时就给媒体大佬们开会,要求他们“公正”报道;有自己不喜欢的声音,就点名批评、公开施压。结果,正如分析指出的,日本的电视台因为安倍政府的多方干预而萎缩。而且,一旦遇到敏感事件,遇到有可能损害国家形象或利益的事件,媒体自己就会减少报道。

对于日本公共电视台NHK(日本放送协会),安倍则直接干预其人事安排。NHK前任会长松本正之在反核电争议、美军驻冲绳基地问题的报道上,得罪了安倍政府。之后,NHK经营委员会任命籾井胜人担任NHK会长。经营委员会是安倍经国会同意直接任命的,5名委员中包括作家百田尚树和埼玉大学名誉教授长谷川三千子两位“安倍总裁诞生会”发起人,两人均是否定和攻击日本现行宪法的“急先锋”。

当然,面对媒体,安倍政府也不是一味地瞄准、开炮,而是时不时与大家“把酒言欢”。据统计,安倍宴请知名媒体人的次数超过往届首相。他不仅和读卖集团、富士电视台高层等政治“同道”经常会面,与平日不太听话的《朝日新闻》《每日新闻》高层也一起餐叙。而且安倍一反以往与媒体“密室聚会”的传统,堂而皇之在高级酒店招待媒体高层,并且事后还在首相官邸网站的“首相行踪”专栏中展现。这对于媒体的一线编辑记者,尤其是那些具有批判性的“战士”,无形中就构成了巨大压力。

遮丑 挨批

安倍政府对媒体的重视显而易见。

一有不利于自己的报道,马上就会或明或暗地“敲打”媒体,最终达到“配合”自己的目的,比如,罕见地点名批评《朝日新闻》。在有重大事件时,则发公函要求各家电视台必须“中立”报道。

安倍政府也很注意利用媒体开展大规模的对外宣传活动。比如,据《产经新闻》报道,自民党内有人提出在美国建立“自民党华盛顿支部”的提案,目的是集中搜集和分析中韩在美国的宣传活动的情报,以便日本政府能够从更多层面对外宣传。

分析指出,安倍政府对媒体如惊弓之鸟,原因在于自身“痛处”太多。“南京大屠杀”、“慰安妇”、损害民众知情权与新闻自由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等,都是让安倍政府难以正视的敏感词。只是,悠悠众口,想要真正堵上,谈何容易。

客观公正是新闻报道的原则,有良知的日本媒体当然也坚持这个原则。分析指出,虽然有些媒体因为安倍政府的粗暴干涉而变得右倾化,也有些媒体刻意地迎合安倍政府,但是在某些敏感问题上对安倍政府的批评声依然不绝于耳。

至于日本以外的媒体,安倍政府显然有心无力。比如,此次安倍晋三访美,美国主流媒体就纷纷在历史问题上对他敲起警钟。美国《纽约时报》20日发表题为《安倍与日本历史》的社论指出,安倍访美的成败也取决于他能否以及如何诚实地对待日本的战争历史,包括发动战争的决定、对中韩等国家的“野蛮占领”以及“强征成千上万名女性为性奴隶”的“慰安妇”问题。《华盛顿邮报》和法新社等媒体也对幸存的韩国慰安妇、现年87岁的李容洙的遭遇进行详尽报道,同时传递了她要求安倍道歉的呼声。

安倍真的应该认真反思一下,究竟是要继续徒劳地花上大把的金钱和精力试图堵上悠悠众口,还是该正视历史、反省自身、真诚道歉?答案其实一直都很清楚。

盘锦职业装订做

渭南定做职业装

凌海西服设计

克拉玛依定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