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致死的第三种爱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8:05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晓楠道别了要去参加宴会的母亲,慢慢地走上楼,从一副笑脸立即转变成深沉的脸色。他打开了房门,这是他母亲的房子,自从他工作后,就搬到了另一处离他公司较近的房子,今天是休息日,就顺带女友黄玲探望母亲。

晓楠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一脸沉重地收拾着地上的玻璃碎片,玻璃碎片上还沾有一点血迹。没错!这里不久前,才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

最近,晓楠发现自己的女友黄玲越来越不对劲,似乎有着某些不轨的意图,她似乎表面带着一副热心善良的摸样,但是背地里,居然干出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而到了最近这段时间,情况更加恶劣,使晓楠不得不多花心思好好地注意这一个奇怪的女人,在这之前,晓楠一直都是对这新女友置若罔闻,因为在半年前,晓楠最深爱的前女友孙菲意外身亡,对晓楠的打击是非常地大,有过一段时间,他严重低落,母亲担心他的状况,就给他介绍了这一位女朋友,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母亲会这么喜欢她,让他答应跟这个女孩交往,也在于避免母亲再为他担心,但是,他的心还一直停留在死去的孙菲那里,以至于对黄玲一点也不了解,也还没有心情去了解。

而就在今天,跟黄玲回家探望母亲的时候,趁着母亲上厕所的时间,晓楠发现黄玲进了母亲的房间,出于好奇心,晓楠走到了母亲的房间门口,房门虚掩着,晓楠正想问一声在房间里面的黄玲怎么回事的时候,立即止住了声音,因为,他看到一向文静的黄玲,居然打开了母亲的储物柜,并偷偷摸摸地取出了母亲那条一直都不舍得戴的金项链,然后赶紧放进自己的口袋,转身想要走出来了。晓楠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一脸震惊,难道就是家贼难防?他不想把事情弄大,免得影响到母亲的心情,所以并没有当场揭发,而是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久,黄玲也进入了晓楠的房间,一看到晓楠,就对他微笑了一下。晓楠觉得这女人真恐怖,居然明目张胆地偷东西,回头也不脸红。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一个不了解的人在家一起生活,想想都令人心寒。

晓楠没心思跟她拐弯抹角,直接对她低吼一句“把项链交出来。”

“什么,什么项链?”双手插口袋里的黄玲脸色一暗,但是还想再狡辩一下。晓楠最痛恨别人对他的不诚实,他一狠心,就把桌上的玻璃杯摔到地上,并二话不说走上前直视着黄玲,用眼神再一次问她索取项链,但是黄玲低了低头,委婉地笑了一下,就伸手取走自己的包包,想要离开的意思,晓楠见状,立即上前推了黄玲一把,并直接伸手进黄玲口袋,一摸,就摸到那条金项链,直接扯了出来,但是黄玲还不罢休,两人纠缠了一翻,黄玲摔倒地上,手一下被地上玻璃杯碎片扎到,这下黄玲方才停下,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液,苦笑了一翻。

晓楠也无暇顾及黄玲,赶紧偷偷把项链还给母亲,说是把项链拿去洗了,刚好今晚母亲的宴会要用到。突然,晓楠从母亲房门缝隙中,看到了躲在门外偷看的黄玲,黄玲用纸巾缠缚着受伤流血的手,脸上还带着怪异的表情,当晓楠走出母亲房门时,他听到了黄玲离开的声音,他也跟了过去,听到了一声关门声,晓楠走到了门口,也暗暗地责骂自己,刚才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黄玲的一时犯错也不至于这么对她,突然,他的视线停留在了门口的那个鞋架上面,借着灯光的斜照,他发现母亲的鞋子鞋跟有道刮痕,他拿起鞋子,用手摇晃了一下鞋跟部位,确实有点松动了,如果母亲穿上它的话,无疑会摔跤,他心头立即一惊,除了刚出去的黄玲,没有别人能做这手脚,想不到黄玲能这么心狠手辣,想罢,他赶紧想办法给母亲换了一双鞋,并想了一个理由。

送走了母亲,晓楠回到房子里,沉重地看着那一堆碎玻璃,思考着以后要怎么面对那个要至他母亲于死地的女人,如果立即提出分手的话,也不知道她还会变得怎样的疯狂?暂时还是先静观其变,慢慢地了解清楚这个恐怖的女人再做打算。

当天晚上23:07

铃铃铃,铃铃铃,一个无名的电话呼唤着正在台灯下看文件的晓楠,“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晓楠不在意地问道。“什么?我妈住院了?遇到了抢劫,还被捅了两刀?”晓楠心里一惊,站了起来,“好,立刻过去。”

由于今天在母亲房子里发生的不如意的事情,使晓楠对黄玲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到了极点,妈怎么会突然遇到匪徒呢,而且照妈的习惯,晚上一般都是坐朋友的汽车回家的,照理说应该撞到匪徒的几率很低。难道说,这一切跟黄玲有关系?是她指使几个匪徒攻击母亲的吗,这么大的仇恨?对她有什么好处?此时,晓楠觉得这些事情都不简单,但是也没有别的证据能指正黄玲,其实,冷静下来想想,黄玲应该不会这么绝情的,母亲挺喜欢她的,而母亲的不幸应该都是巧合么。他也在这么安慰自己。

到了医院,坐在手术室外等候的晓楠还是在苦思着这一切,母亲的遭遇跟黄玲到底有没有联系?如果真是她做的,那她可真是一个可怕的魔鬼。

不久,医生把包扎好了的母亲推了出来,说她伤势是不幸中的大幸,虽然伤及了要害,但是还好发现得早,已经做了相应的治疗措施,母亲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并把她安排到了这一列最外边的房间住院观察治疗。

>>

晓楠在病房里面照顾刚苏醒过来的母亲,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不禁留下了眼泪,今天早上还好端端的,想不到现在就……究竟是生命无常,还是有人蓄意为之,晓楠还是要慢慢地了解清楚。

晓楠安抚着母亲,摸住她的手,示意着关怀爱意,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有些什么不对劲,就在母亲的手臂位置,那里透过薄薄的衣服摸上去,皮肤质感不太对劲。他赶紧把母亲手臂上的衣袖往上揭起一点,天啊,那里居然有一大块受伤过的痕迹,由那个伤的痕迹看来,应该有些时日了,所以不是今晚上遇到劫匪而造成的。

“妈,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晓楠心痛地问道。

只见母亲用微弱的气息回答道:“是去喝你表哥弦明喜酒的那天摔倒擦伤的。”

“那天?”晓楠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沉了下来,暗暗地问道:“那天不就是你刚好认识黄玲的。”晓楠再大胆地问一句:“是不是黄玲推的你?” 这么一个大胆的假设破口而出,晓楠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想,但是就是一下子的想法蹦出,想不到的是,母亲开口了,居然弱弱地说道:“是……她推我的……”

没等母亲说完,突然,“吱”一声,房间门开了,晓楠赶紧回过头,就看到黄玲走了进来,晓楠发寒了,因为母亲遇到不幸而入院之后,他根本没跟黄玲说,黄玲居然能知道,这么说,很大可能,黄玲就是凶手,她一直在跟进母亲的情况,晓楠已经在心理确定了这一点,但是他要止住口,因为警察调查过,并没有发现什么有力的证据指向,所以此刻晓楠不能跟黄玲正面交锋,免得打草惊蛇,还需要静观其变。

黄玲问候了一下母亲,让母亲好好休息,调理好身子。然后对着晓楠微笑了一下,就到一旁坐下来,晓楠看着这恐怖的女人,不禁心里发毛了起来,也不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样,现在还是先让母亲好好恢复为主,先不想对付她,所以叫她先回去吧,母亲由他看着就行了,但是不巧,就在这时,一位医生推门进来了,医生说“请让家属跟我到办公室签一下单子吧。”说完,晓楠站起身,因为这个“家属”当然应该是他,正想跟医生离开这个房间,但是突然害怕了起来,如果这时候黄玲对母亲下手的话,那岂不是……他决定让黄玲跟他一起去,这样可以使黄玲不能做什么诡计,起码稳当些。

“嗯,晓楠你去吧,母亲先由我照顾好了。”没等晓楠叫上黄玲一同去医生办公室,黄玲就已经毛遂自荐了,这时,医生就再补上一句“嗯,一个跟我去就行了。”没办法,晓楠就只好这样去了,但是他又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反而是这样的话,应该更放心,按道理在医院的话,这病房就只剩下母亲跟黄玲,黄玲是不敢耍什么花招的,要是一出事,她就脱不了干系。想罢,晓楠已经跟医生走了出去,很快签完那些住院单子,交完押金,正走在回母亲病房的途中。

就在走到门口的瞬间,晓楠顿时听到了房间里面传出母亲惊慌的喊叫声“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母亲用虚弱的语调重复地叫喊着,而且声音发音有点奇怪,感觉就像被人用手掐住脖子一样。晓楠顿时急了起来,赶紧摇下门把手,此刻,他听得更加清楚,母亲凄惨的叫声之余,还听到了黄玲好像很吃力的呼吸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门打不开。

不管晓楠怎么用力上下摇动门把手,门还是打不开,似乎有着一股魔力一般,晓楠还是拼了命地摇动把手,使劲使劲再使劲……门里面是怎么一个画面?黄玲一定是在掐着母亲脖子,要弄死她,晓楠恐惧了,他脑子里不断地上映着门里面的画面,似乎看到黄玲在得意地奸笑着。

想着想着,突然,门一下子就开了。

晓楠没时间多想,一下子就冲了进去,他首先看到的是,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然后就是趴在床边的黄玲,黄玲也是满头大汗,还喘着气,想必刚才掐人的时候一定下了不少力吧……

晓楠赶紧按下了床边的急救灯,呼唤医生的同时,瞪了黄玲一眼,医生很快到场了,然后又直接做了一些应急的检查,医生慢慢地摇了摇头,晓楠看着刚才还有好转的母亲,现在已经合上了双眼,整个人垮了下来,坐在凳子上悲悯起来。

突然,他又站起来,注视着低下头的黄玲,冲医生问道:“我母亲,她是怎么死的?之前你们还说她脱离生命危险,但是现在你仔细的检查检查,我怀疑是有人谋杀。”医生再看了一下母亲,回过头来,对情绪不稳的晓楠说道:“你母亲身子可能本来就有点虚弱,加上伤口估计是受感染了,或许伤她的刀子是生锈的等等……”

晓楠突然意识到,这一切太离奇了,难道医生跟黄玲是同伙?利用他中途离开的时间,就把母亲杀害了?不能让母亲这么白死,一定会有迹可循的,他谁都不能相信了,便二话不说,赶紧报了警。

很快,警察就到了现场,做了仔细的勘察,和对母亲的尸体做了鉴定,死因确实如医生所说的身子虚弱,承受力不足,而且脖子上没有任何痕迹证明曾经被人勒过或者掐过,警方也确定了这不是一起谋杀事件,便劝晓楠节哀顺变。

>>

这么说就奇怪了,晓楠听到这一个结果,惊恐了起来,诡异了,那道门没有被反锁却怎么也打开不了,明明听到母亲说的“别杀我”,那也确定了不是谋杀。晓楠顿时觉得那黄玲简直就是一个魔鬼,终于如她所愿,母亲死了,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她的,而他认为,这一切一定是黄玲的杀人手法高明,母亲的死,一定不是自然的,而一定是谋杀。

晓楠心想,他是不会放过这个可恶的女人的,他一定要找出证据证明这女人就是凶手。他看了一眼黄玲,而此时的黄玲还是一脸悲伤表情。晓楠觉得受不了这假情假意的女人,但是同时又惧怕这女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有什么好处么。

母亲的葬礼上,黄玲也一并出席了,安葬好母亲,晓楠带着失落离开了葬场,在开车回去的途中,看到了低着头的黄玲,黄玲剪短了头发,使晓楠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在模仿?对,她一定在模仿我死去的女友孙菲。那发型跟孙菲的一模一样。而她为的,就是博取我的喜爱,然后再进行她的什么目的,晓楠想着想着,心里就更恐惧了,这女人到底又想干什么?

黄玲在那摇着手,他还是停了车,让黄玲上了车,黄玲还是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车子继续前进,两人还是一言不发。

很快车子开回了闹市,准备到达晓楠的家(晓楠在外面租的房子)。突然,黄玲首先发话了,并指着车窗外说道:“你看,车站那边有点怪怪的。”晓楠觉得黄玲不知道又想使什么诡计,又或者为了平伏她之前的所作所为而拉低自己心里的防线。但是他还是朝着黄玲手指方向看了过去。

“噢!确实,说到奇怪嘛,也还真有点!”晓楠心想,因为他看到车站那里,几乎所有等车的人,都注视着汽车前进的逆方向,唯独只有一个人,是顺着汽车前进方向看着的,也就是说,唯独是那个人跟所有人的站向完全不同,似乎有着什么奇怪的想法,而那个人看起来是一个四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也许更老,穿着一件黑色老年人装。也许,也许就是因为她年老的关系,分不清状况吧?

“到底为什么呢?”黄玲一副天真无辜地自问到。“难道说,会有车在那边过来吗?”黄玲推测到。晓楠不想管她了,她根本就是在分散晓楠内心的愤怒,想要借机复原他们的感情?想着,晓楠冷笑了一下。

中途让黄玲先下车,然后晓楠自己回到自己的住所,因为他暂时实在是不想再面对黄玲了,想一个人静一静。因为晓楠内心感觉到,黄玲跟他母亲的死,绝对不是没有关系的!

回到住所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晓楠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在阳台外面看着满天的繁星,不禁惆怅在这短短几天内所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中,就在阳台外面的凳子上睡着了。

突然,一阵敲门声把他吵醒了,他慢慢地走出阳台,走到大厅的门口处,发现敲门声已经停止,焕然而来的是一阵选取钥匙和打开门的声音。

那是……晓楠心理一惊,他知道,有钥匙能开门的就是只有黄玲了,而她要先敲门然后再用钥匙打开门的方式显得有点恐怖,必然有什么不对劲,想到这里,晓楠立即跑回自己房间外面的阳台躲起来,他要看看那黄玲究竟要玩什么花样。

晓楠在阳台外面,透过房间与阳台之间的拉上窗帘的窗口上注视着房间内部的一举一动,幸好窗帘没有完全拉紧,还能有些缝隙看得到里面。

突然,黄玲就已经出现在这房间的门口处,脸部毫无表情,但是犀利的眼神似乎暗藏着令人恐惧的形态。慢着,晓楠心理一惊,因为他看到黄玲手上拿着一个东西……借着微弱的光线,晓楠慢慢地看清了,那就是一把刀,黄玲拿着一把刀,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只见黄玲一步一步地走进房间,在晓楠的睡床上方伏低了身子,似乎在观察床上,难道在找我?她要杀了我?晓楠惊恐地想道。

突然黄玲转身,走到了衣柜前,并且快速地打开了衣柜,抬起手上的刀子使劲地往里面捅,难道她以为我躲在衣柜里边?

“嘭嘭”两声,晓楠的呼吸几乎停止了,因为他不小心碰撞了旁边的椅子。

就在这时,黄玲迅速地转过身子,晓楠看状,既然躲不了,那就只能应对了,不能畏缩,那就只能强悍了。

晓楠顺势再轻轻推了一把旁边的凳子,然后打了一个呼噜,装成刚睡醒的样子,从阳台走了出去。

“哦,黄玲吗?怎么这么晚了,过来也不先说一声。”晓楠见机说道。但是不知什么时候,黄玲手上的刀不见了,不知道她藏到哪去了,只见她的表情是360度大转变,变得是如此的善良友好,然后对晓楠微笑了一下,说道:“刚过来是有点事情,不过我现在有点晚了,那就先回去了……”黄玲转身就走了。

>>

就算看见黄玲走出了房子的大门,晓楠也还是有点余惊未定,无法放心,他赶紧跑到阳台那,想要看清黄玲是否真的离开这栋大楼。但是等了很久,大楼下面的大门还是不见黄玲踪影。

当晓楠正在疑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楼下自己的那辆车子旁边的影子有点不太对,啊!晓楠突然意识到,那车子的影子怎么一直在微微的颤动,那里后面分明有一个人。晓楠赶紧直直盯住那辆车子,

慢慢地,他看清了,黄玲正在车子后面好像不停地在弄什么东西,不管了,他确定黄玲一定的是在破坏他的车子,估计是使他明天开车的时候刹车不灵或者什么,总之能使他受伤就是了。

晓楠暂时先不理会她怎么破坏车子,他赶紧把房间门的插梢上了锁,就是说,在外面的人,无论有钥匙,也是无法进屋的,然后先去睡一觉。

第二天清晨,伴随着阳光慢慢地投射进来,晓楠也起床了,他第一时间就跑到楼下,并拨打了汽车维修中心电话,同时,那边很快地派了维修人员过来,检查了晓楠的车子,没有发现车子刹车不灵的问题,只是后面两个车胎被破坏严重,然后赶紧换了两个新的车胎,车子就恢复正常了。晓楠愉快地洗了个澡,换了一件衣服,就上班去了,因为今天要见重要的客户。

车子果然没有问题,晓楠暗想黄玲那女人,对车子技术果真一窍不通,只会破坏表面的东西,幸亏如此,但是车子以后还是要停进停车场才能安全一点,总之以后需要处处提防。

突然,晓楠定住了,因为他想到问题不太对,因为好像听说黄玲懂得开车的,而且她以前工作的的公司是搞汽车开发产业的,所以,她应该起码懂得一些手法的。但是还是不管了,反正车子都被专业人士检查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

晓楠用心地想着这些问题,一不留神,不小心就撞到了旁边端着咖啡的女同事,那女同事也连忙道歉,但是没办法啊,待会就要见那重要客户了,而衣服却被弄脏严重。怎么办呢,只好找一件替换的衣服了,但是上星期把自己那件能替换的衣服借给了小刘了,而小刘也一直没还回来。想到这里,晓楠看了一下时间,应该还有半小时,能到这附近的商店买一套新衣服。

晓楠赶紧走出公司,开了车就往闹市的方向行走。

车子行进着,拐左拐右。晓楠又看到了那个之前黄玲对他提起疑问的车站,然后他暗自笑了一下,想着黄玲的诡计并没有能够欺骗得了他。想着想着,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车站里面,那个喜欢看向顺着汽车行进方向等车的老妇人,还是这样一如既往地与众人站向不同,还是这样穿着一件黑色的……慢着,这次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个老妇人从侧对着晓楠的脸,慢慢地转向他,并且用很诡异地笑容,微笑着……

晓楠心里发毛了,那个老妇人的表情,似乎是在庆祝自己已经死亡,似乎是在幸灾乐祸的感觉。突然,晓楠脑子高速运转着,这些日子发生过的事情,一张一张画面在脑子重组,晓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而那个老妇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碰撞到了晓楠车子的车身,那人被车子边擦过,转了一圈,然后倒下。晓楠赶紧停了车,然后,慌忙地从车上跑了下来,那人,那人正是黄玲。

晓楠赶紧走到黄玲身旁,扶着黄玲,幸好,黄玲只是擦伤,不过伤势还蛮严重。而就在这时,一辆汽车从前方公路旁的小路上开出,似乎刹车不灵,一开到这公路,立即逆向行驶。

“嘭”一声,正狠狠地跟晓楠的车撞在了一起,那辆车的司机顿时鲜血溅了一地,显然已经死亡,旁边的群众也立即拨打了救护车电话。

看状,晓楠从惊讶的表情慢慢转变成好像意识到事情的全部真相一样,不知是不是全部真相,但是起码有一点,晓楠是已经确定了的。

突然,在车站上的那位穿黑衣服的老妇人迅速地转过身子,一脸愤怒加怨恨的表情,而脸部的皮肤也慢慢地化掉,类似于腐烂的感觉,此时已经是面目狰狞。然后,向着晓楠他们猛地扑了过去,并张牙舞爪的姿势,想必,是想要攻击他们。

晓楠只能定定地看着那老妇人,一脸已经被吓蒙的神情,看来只能坐以待毙了。他闭起了眼睛,已经觉得死而无憾了,因为他跟他心爱的女朋友(孙菲)原来一直都在一起,而他并不知道,没错,黄玲的内在就是孙菲,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晓楠已经能确定了。

但是晓楠痛恨自己后知后觉,他应该一早就发现的,虽然这些都很天方夜谭,但是孙菲一直都有给他暗示了,例如黄玲后面剪短了头发,那短发跟孙菲是一模一样的,他内心一早是觉得黄玲跟孙菲真的很像,但是就是被蒙蔽了双眼,然后就是破坏他的汽车,如果真是黄玲干的,那手段不会这么短浅,他还记得孙菲才是对汽车一窍不通的,只是破坏轮胎这种手法只有孙菲才会这么做。而孙菲的灵魂应该是附在了黄玲身上,而她这次回来,不是为了杀死他,而是她知道了他们的死亡的命运,所以回来希望改变一切,而那个黑衣服的老妇人,应该就是一个死神。

>>

其实,孙菲因为一直留恋着晓楠,所以无法投胎转世,而她知道了晓楠跟他母亲的死亡命运时,急切想要来阻止。所以化身为黄玲,不知什么原因,可能磁场比较接近吧。在晓楠母亲喝完喜酒回到家楼下的时候,那里早已经站着一位死神,在等着母亲死亡了,那黑衣服的老妇人站在楼下往楼上看着,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母亲因为将要死,所以看得到死神,而当她疑惑那老妇人到底在看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老妇人消失了,当母亲走到死神原先站的那个位置的时候,她也抬头往上看了一下,就在那时,楼上一个空调外机螺丝松弛,准备掉下。

幸亏黄玲(已被孙菲上身)推倒了母亲,母亲才得以逃过一命,为了不让晓楠再为她担心,所以一直没说。但是虽然母亲逃过了一次,她的死亡命运还是有的,就是当其参加宴会的时候,会碰上一群强盗对其抢劫,之后中刀身亡,而孙菲早已知道这一切,所以千方百计阻止母亲参加宴会,首先是偷走项链,因为盗贼就是为了抢劫而下手的,偷项链被晓楠发现了,计划失败,然后才割破母亲的鞋跟,也是阻止她上街,但是孙菲的行为被死神(零婆)发现了,她能还阳出现在晓楠身边是已经跟地府签下协议的,不能告诉其死亡命运,要不永不超生。所以她只好暂时离开,但是龙婆还是不断出现在母亲身边,以至于之后也不能真的出手阻止强盗对母亲下手。

当然,在医院房间里,母亲是冲着龙婆说的“别杀我”,而黄玲的呼吸声其实是阻止龙婆才促使的,龙婆为了直接收走母亲的生命,直接出手将其掐死断气。当然死神的行为,警察是找不到痕迹的。

然而,晓楠在病房门口拼命摇动门把手,而门突然能打开的一瞬间,晓楠眼角也注意到,一个突然出现在过道的黑衣妇女,当时他没怎么注意,也没时间想这些问题,而是直接冲进了病房,就看到了那一幕,令他蒙蔽双眼的情形。

母亲去世之后,紧接着晓楠也会有死亡的命运,而令他死亡的有三个因素,一,就是衣服的问题,估计孙菲晚上到他家,手上拿着刀并不是想要杀死自己,而是想要破坏他所有的衣服,如果计划顺利,那孙菲就能挽救他,因为他要是发现衣服全坏了,第二天无法离开家,不能上班这是必须的,他只能做的就是打电话找朋友帮忙,但是,这样也能改变一些。二,既然破坏衣服是不可能了,孙菲就跑到楼下把他的车子车胎扎破,令其不能上班,他或许能叫计程车,但是死亡的预计时间如果错过了,那也能挽救他。三,就是孙菲之前已经暗示过他了,车站那个黑衣服的老妇人朝向,就是在暗示会有逆向行驶的车子。

可惜,孙菲的所有计划都没有能实施,那天,她还一直在那车站附近观看着,希望到了晓楠的预计死亡时间的时候,在这里不能看见他。孙菲不断地乞求着,她看着时间越来越接近了,而零婆已经在前等候着。在不久之后,又看见了晓楠的车子正往这方向行驶。

孙菲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百般无奈之下,她只有冲了出去,就算被车子撞了,她也必须让晓楠把车子停下,然后离开这辆车。

而后面,事情就如文上所说的了。

晓楠终于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了,他坐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倒地的孙菲,而孙菲也留下了眼泪,似乎有什么要对他说……

“对不起,我没有能救母亲”孙菲用着微弱的气息发音到。

“没事的,我都知道了,错怪你了,我……”晓楠流下了悲痛的眼泪。

突然,晓楠看见那面目狰狞的老妇人向自己冲了过来,他也闭起了眼睛,知道那死神要像夺去他母亲性命一样,现在将要伸手向他。

孙菲见状,赶紧蹬了起来,突然又落下,想必,应该是跟死神搏斗着。她是要用尽自己的力气,也要保护他,而且跟死神起争执的话,就没有打破那个“协议”,许久,当晓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警察已经准备到场了,而那黑衣的老妇人早已不见踪影……估计是被孙菲击退了。

晓楠看着眼前的黄玲,不对,那是孙菲,他已经了解了她的作为。他流着泪对孙菲说:“我们会在一起的,医生就要来了。”

孙菲微微地笑了一下,并摇了摇头,此时两人的眼神交视着,孙菲开口了“我只能来这里两个月,而今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说完咳嗽了一下,“我要回去了,黄玲也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他也会好好地照顾你的。”

医护车到达了现场,赶紧把黄玲送往医院,在途中,黄玲晕迷了一次,后不久,就又醒了过来,但是黄玲似乎并不知道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但是喜欢上了在她身旁一直陪伴她的晓楠……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