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西村继承者的转型经服务业贡献六成利润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38:34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华西村“继承者”的转型经:服务业贡献六成利润

处在这样一个激烈变革而风险与机遇共存的时代,无论由谁来接老书记吴仁宝的班,都不会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更何况,外界对华西村的关注从未降低。

尤其在吴仁宝去世后,“新书记”吴协恩的一举一动,都难免会被置于放大镜之下细细考究。

事实上,“新书记”并不新,从基层步步摸爬滚打,如今吴协恩已年过半百。面对围绕自己和华西村的种种争议,自认 “为华西村打工”、穿着布鞋见客的他,选择了低调与务实。

这在吴协恩对上市公司华西股份(000936,SZ)的思考中可见一斑。

“前段时间,不少上市公司纷纷收购影视、手游网游题材企业,也有人拿着这些资源找上门来。这样做也许股价短时间内能上去,但3年以后怎么办呢?”吴协恩说,“我们拒绝如此行事,上市公司这块会比较平稳,每年有分红,长期投资者肯定会有收益。我们也一定会给予上市公司更多的支持,请股东放心。”

“稳定”的吴协恩并非全然保守,对于已认准的方向,他亦动作迅速。正如他为华西村谋划的再一次战略转型,早已悄然展开。

一方面,吴协恩关停了9家相对高能耗、低效率的企业;另一方面,积极介入金融领域,如今的华西村,已拿到典当、小贷牌照,参股银行、券商,合资设立基金、投资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大华西的金融控股集团已可见雏形;再者,全国布局农产品交易中心、矿产资源类项目,投资的仓储物流、海工、远洋运输业务正稳步运转。

船大调头难,转型当然绝非一蹴而就之事。尤其是要舍弃眼前唾手可得的来自传统工业企业的巨大经济利益,转而布局金融、矿产等,更非易事。

“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吴协恩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数次提及萦绕心间的“危机意识”。

或正是基于此,吴协恩的转型布局,明显倾向于能带来稳定和丰沛现金流回报及方便脱手的行业,比如旅游与农产品交易中心。

所幸,这一切调整已初见成效。华西股份2013年年报透露,当年华西集团未经审计营业总收入为265.66亿元,净利润3.08亿元,形成了多元化经营的经济格局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

“目前,传统工业企业对华西村的利润贡献比例已降至37%,而约有64%的利润贡献来自服务业。”吴协恩说。

《《《

转型路径一

主动清理传统企业

无论从哪一方面看,过于依赖以钢铁、化纤等传统产业为主的发展道路,都已无法持续。

以华西股份为例,公司的主要营业收入来自纺织化纤业务,这是一个毛利率较低的行业,其中主力产品涤纶短纤维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9.53亿元,但毛利率仅有4.03%。

纺织化纤业务显然并不赚钱,华西股份的利润贡献主要来自子公司江阴华西化工码头有限公司所经营的仓储业务,上半年液体化工码头的建设经营及配套服务实现4457.35万元营业收入,实现了2083.07万元净利润。

华西股份在2013年年报中也坦承,公司主营业务化纤生产主要涉及聚酯切片和涤纶短纤维的制造与销售,近几年来,公司化纤产品竞争激烈,行情持续低迷,价格难以有效提升,经营处于亏损状态。为此,公司计划继续加大化纤差别化产品的开发力度,降低常规产品的比例,提高差别化率和产品附加值的同时,也努力探索转型升级之路,寻找契机,打造新的盈利点。

“我们必须在情况还不算太糟时转型。”吴协恩说,“这时候的华西村,有人力、有物力,足以支撑转型的需要。”

吴协恩显然非常明白,最糟的情况莫过于接到上级政府强制性“命令”之后的被动刹车,那么企业与政府都将承担巨大损失,华西村的转型必须跑在政策之前。

“转型不是我的独创,华西村也不是最近10年才开始转型的,而是从老书记创业伊始就一直在转,从农业到工业,再到三产服务业,转型始终没有停滞过。”吴协恩说。

2004年,吴协恩已开始为华西村谋划又一次战略转型。当时,华西村盘点旗下企业,最终决定淘汰一批装备老、能耗高、设备无法提升、不具发展潜力的企业。尽管这一决定的另一面是,华西村将在短时间内承受经济上的较大压力。

2005年,华西村决定关停一家化工企业时,该企业每年正贡献着愈亿元的销售额,另一家每年销售额超5亿元的工厂被关停时,年盈利仍有数千万元。直至2014年,华西村还关停了两家小钢厂。

“虽然赚钱,但还是要关掉。”吴协恩说,他甚至一度考虑关停华西钢铁,但最终出于提供就业岗位等因素的考量,才决定保留,但随之而来的是,“花大力气进行技改”且“前后已经花了3个多亿”。

鉴于华西村所处的实际地位,吴协恩对华西系企业的每一次决定,显然必须在“尽社会责任”与“谋求企业利益”之间达致某种平衡。“比如钢铁厂,目标是维持不亏本。”吴协恩说。

对于得以保留的传统企业,吴协恩并不吝啬于投入。以华西棉纺为例,公司拿出1亿多元引进了瑞士和德国公司生产的高档纯棉精梳纱自动生产线,该设备是目前国际最先进的,具有能耗低、用工少、操作方便等特点,万锭用工由原来的80人减少到15人。

对传统企业的清理、关闭与技改提升,为华西村转型赢得了宝贵时间,即使面对之后复杂严峻的环境,亦能行有余力。

“2003年以后,用工紧张问题凸显、社会各界对环境问题日益重视、土地资源日趋紧张,种种问题的显现,决定了我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经营企业。”吴协恩说。

让他“庆幸”的是,华西村最终在转型中先走了一步。“当时如果不调整,以后只会越来越难。”而正是受益于早早做出的主动转型决策,华西村回笼了转型所必须的资金,开始了新一轮投资,并已初显成效。

今年1~8月,华西集团实现开票销售收入289亿元,其中工业销售占比约70%,利润贡献中,服务业却贡献了六成利润。“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可用资金达到27亿元,相比去年略有增长。”吴协恩说。

《《《

转型路径二

大力打造新型服务业

华西村的服务业务仅占三成收入,却贡献六成利润的现实,让吴协恩和华西村民们相信,对经济结构的调整之路并没有走错。

吴协恩围绕着服务业所打造的重要一环,是花大力气开拓华西旅游市场,这当然也符合他一以贯之的思路——游客会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但同时,围绕吸引游客打造的不少项目,也让华西村备受争议。其中包括高达72层、拥有826间客房的龙希国际大酒店,自其建成以来,就始终被客源不足的担忧所围绕。其他项目还包括一座“山寨”天安门,以及用一吨黄金打造的金牛。从华西村的立场,当然希望能有更多的游客与金牛合影,但不少游客在网上“吐槽”,认为花50元钱与一座金牛合影,对自己的吸引力实在不大。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2年,华西村按每股18%的息率派发股息时,其中只有6%以现金派发,其余12%被换成了等值的龙希国际大酒店消费券,这被认为龙希大酒店在经营上遇到困难,而不得不依赖变相补贴。“龙希大酒店,外界对建设资金、入住率都有议论,但实际上,我们完全使用自有资金建设,没有一分钱银行贷款,这是什么概念!”吴协恩说。

“景点分几种情况,大自然的景观、老祖宗留下的 遗产 ,第三种则是从 无中生有 而来。”吴协恩认为。从他对旅游资源的划分中不难发现,华西村并不具备发展旅游的先天优势。因此,如何尽可能地吸引、挽留游客,从“无中生有”处挖掘出亮点、如何将汹涌的人流转化为实际消费能力,是吴协恩要思考的重要课题之一。

从这个角度看,华西村似乎并不反感外界围绕旅游项目的种种争议,毕竟,有争议话题才能带来更高的关注度。

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仅在今年国庆假期第一天,就有近5万名游客来到华西村,观看了包括金牛在内的旅游景点。但相比往年,华西村的旅游业仍面临着不小的压力。2013年,华西村旅游产业链实现营业收入约4亿元。今年上半年,华西村接待游客约40万人,“同比减少了一半”。吴协恩说,形势严峻,其中的原因之一是由于 “八项规定”的出台,公务旅游已明显减少。

旅游之外,农业则被吴协恩视为“新型服务业”。在日本,华西村注册了自有品牌大米。“以后由日本农民为华西村种地。”吴协恩说,预计今年就将收获几十吨有机大米。另一方面,华西村也聘请日本专家,全程使用日本的科学技术和管理方法,在华西种植有机农业。吴协恩为此在今年6月赴日本进行了5天的访问,与当地农业机构进行洽谈。“今后农业也可以和旅游结合,请游客在华西品尝真正的有机大米。”吴协恩说。

在重庆,华西集团与当地合作方合资建设了占地2500亩的农产品交易批发市场,其中华西农产品公司占49%股份。这座被划分为26大区域的交易中心,开张首日第一区所进出的农产品交易量就达万吨,预计26个交易区域全部建成后,年交易额可达500亿元。

在湖北天门,华西集团与湖北供销总社共同投资的华中区域大型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也将在10月份试营业,该项目总投资10亿元,占地300亩,将建设商铺1700余间及交易大棚2万平方米,全部建成后,将成为江汉平原地区品种最齐全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

选择农业作为“新型服务业”的尝试,吴协恩看中的不仅仅是重庆作为西部农产品进出的桥头堡优势,也不仅是蔬菜作为天门特色产业的优势,而更多的是农产品交易中心背后所汇聚的客流、物流和信息流,“掌握了这些信息以后,想象空间是非常巨大的。”吴协恩说。

他显然对大数据、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颇感兴趣。表现之一是华西村正试图将文化创意产业与互联网结合。

此前,华西集团旗下的MarsTV已经作为协办方,承接了2014年DOTA2国际邀请赛中国区预选赛的赛事执行和直播工作。国家文化部《内参》将之评价为“此举是华西村向新兴文化创意产业转型的重要举措”。

《《《

转型路径三

金融集团雏形显现

在吴协恩看来,传统工业仍旧处于下行趋势,金融机构对部分中小企业的贷款有所收紧,产能过剩的情况也并未彻底解决,整体形势不容乐观。“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的唯一办法是自然淘汰、洗牌。之前倒掉的,主要还是中小企业,真正大企业倒闭的非常少,而到明年,应该就会有一些大问题暴露出来。”吴协恩说。

对于部分企业而言,这可能会是一段漫长的调整期,但无疑也是后来者切入的好时机。

或许正是基于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吴协恩更愿意在投资中配置具有丰厚现金流回报的项目。金融领域显然也正是其中之一。

在外界看来,华西村向金融领域谋发展的优势在于,凭借自身独有的优势,可以更迅速地拿到牌照,但劣势则在于,人才储备与经验的不足,制约了公司进一步发展。

实际上,吴协恩的谨慎与金融业高风险的特质,让这位华西村的“打工者”在做出每一次决定前,必经反复论证、多次调研。

细究华西村对于金融领域的投资,多分布于“沪宁沿线”经济发达地区。在常州,华西集团投资了典当担保公司;在无锡,华西组建了一家投资公司;在上海,则成立了投资基金。“相比经济欠发达地区,这样做更有可控性。而集中在苏锡常,也有利于发挥地区联动优势。”吴协恩解释自己的想法。

早早介入金融领域的华西村,目前已参股5家银行和2家证券公司,并拥有多家期货、典当、科技小贷、财务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的股份、同时还组建了投资基金。“我们的目标是打造金融控股集团,”吴协恩说,“能拿到牌照的,我们就自己做,拿不到的,我们可以参股做。”

吴协恩向记者举例,公司看好今后一段时间重组并购、融资租赁业务的发展。华西集团为此参与了一支重组并购的项目基金,希望能抓住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机会。融资租赁业务则选择与中植集团合作,成立了江苏华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预计今年实现盈利将超亿元。

华西股份也出资1亿元设立了江阴华西村投资有限公司,从事实业投资、股权投资等业务。华西股份表示,在国内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为了拓展其他投资、经营领域,公司拟设立一家投资公司。通过专业的投资平台,公司一方面可以作为产业孵化平台,整合资源;另一方面可以在公司与投资平台之间筑起一道风险管控防火墙,实现可持续发展。

此外,华西股份还持有江苏银行2.39%股份、东海证券5.99%股份、华泰证券0.55%股份。其中东海证券向华西股份派发的2013年度现金红利为300万元,华泰证券为458.25万元。在2013年,华西股份还通过出售华泰证券225万股股票,实现投资收益2244.70万元,而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81.7万元。

华西村投资金融成效显著,吴协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华西村专注于金融投资的团队仅有177人,但这177人的团队已连续3年为华西贡献了超5亿元的利润。

此外,吴协恩对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有探索。目前,华西集团旗下的无锡华西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已出了影视娱乐众筹平台影娱宝。“如果盲目地进入这一行,风险很大。我们的做法是先在单个行业中寻找目标,积累经验,同时寻找优秀的团队。”吴协恩说。

《《《

转型路径四

布局海工海运矿业等

目前,华西集团在旅游、农产品、金融外,同时涉足海工海运、仓储物流、矿业资源等领域。华西集团的矿产投资已遍布全国主要产权,并走出国门。

在云南省屏边县,华西集团拥有该县新现乡40平方公里大理石石材资源的独家开发权。根据计划,华西集团、华西股份及屏边县三方将利用当地丰富的天然石材资源进行大理石开采、加工。项目总投资约1.2亿元,首期拟建设年产3万立方米大理石荒料矿山,配套建设年产100万平方米饰面板材加工厂。

2012年,华西就通过投资参股方式,进入拥有丰富钼铼矿资源的西藏利泰矿业有限公司;2013年又通过收购股份取得了公司60%以上的控股权。在贵州和新疆,华西集团与合作伙伴一起拿下了数家煤矿的股权。

华西集团与福建民企合资设立的华西和林矿业有限公司,则将目标瞄准了莫桑比克的优质天然花岗岩项目。吴协恩拿出样品向记者介绍:“当地花岗岩是黑金砂品种,国内的需求非常大,很具潜力。项目10月份开始产出,第一批客户已经下了订单。”

对于航运业,吴协恩则有自己的逆向思维。2008年金融危机时,华西集团以1.4亿元低价购入两条散货船,开展远洋运输业务。2013年,华西海运完成了868万吨海运总量,预计今年总运输量将达1000万吨,其中约1/3运力系自有运力,另外2/3则对外经营。“澳大利亚往中国的煤炭海运量中,华西可以排名前三位。”吴协恩说。

随着对航运业务的逐步深入了解,吴协恩又从中看到了远洋捕捞的机会,并介入了海工业务,开始承接海上作业工程。

2009年,振华重工开始为华西打造一艘4500吨全回转起重船,该船臂架固定尾吊时主钩最大起重量4500吨,单钩起重量亚洲第一,并已于2012年交付予华西海工。

目前,华西海工已在渤海湾等地承接了数十个工程。“今年已经满负荷运转了,明年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吴协恩说。华西海工正雄心勃勃地走出国门,并为此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成立公司,同时也在与墨西哥方面谈判有关墨西哥湾的工程项目。

在吴协恩看来,无论是转型金融抑或介入海工,都是华西村由“体力”赚钱向“脑力”赚钱的转变。“我们已为华西村设定了5年规划,希望将经济结构调整到更加健康的状态。”吴协恩告诉记者。

贵阳画袋

吉林迷你垃圾桶

甘肃工业防水插头

济南ic卡刷卡饮水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