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没有他我们就是母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6:44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在她睡不着的夜晚,她发现,婆婆也是通宵不眠。她知道,婆婆和她一样,都在思念着同一个男人。

那年秋天的傍晚,她的丈夫下班时,被一辆违规超车的小车撞了。当她赶到医院时,最终,还是没能见到丈夫最后一面。

这一天,距她和丈夫结婚才三个月零七天,她27岁。

伤心欲绝的不仅是她,还有她的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患有高血压的婆婆在儿子的葬礼举行时,突然中风被送进医院。

婆婆早年丧夫,只有这个独生儿子,两个月前,婆婆才从小镇来与他们同住。如今丈夫去世了,照顾住院的婆婆,自然落在了她身上。

那真的是一段非常难熬的日子。

白天,她在单位和医院里来回奔波:晚上,回到家,一桌一椅一床一碗再也没有往昔的温馨气息,全散发着凄冷的气息。于是,她像一块被水淋湿过的海绵,只要稍微一按,她的心就能渗出泪来。她以为自己渡不过这条伤心的河流,但生活,总是要过下去的,尤其,想起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婆婆,她必须坚持下去。

“至少,我要照顾婆婆出院,送婆婆回镇里,也是对丈夫最最好的一个交代罢。”照顾婆婆的时候,有时,这个念头,会突然从她脑海里冒出来。她不是不想留婆婆在城里,虽然她和丈夫结婚买新房时,有一半的房款是婆婆的积蓄,而是,在她的下意识中,她觉得,在小镇中度过了大半辈子的婆婆,回到小镇里生活,才是正常的归宿罢。

那天下午,她去医院接婆婆出院,本想让婆婆先在家里过一夜,再联系婆婆在小镇的亲戚,把她送回小镇休养的。晚上,她照顾好婆婆睡下后,在客厅里往小镇打电话,可是,刚接通,说明情况后,小镇那边的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便挂断了。

她的心,霎时缩成了一团。

二个月前,丈夫坚持让婆婆来和他们一起生活。婆婆把镇里的房子卖了,可是,丈夫却丢下她和婆婆先走了。丈夫是有一个舅舅的,可是,舅舅那一大家子,在镇里也过得艰难,婆婆这个样子能到哪里去呢?去哪家都是给哪家拖累呵……

她静静地回到自己的卧室,呆呆地望着床头上方的墙。墙上的精美画框里,一袭洁白婚纱的她依在丈夫的怀里,丈夫正静静地冲着她笑。风扑打在玻璃窗上,响声寂寥。她双手掩脸,泪从指缝间流出来时,她做了一个决定。

而此时,冬的阴冷伴着这一路的风雨飘摇,亦步亦趋地走近了,满街都是冷冷的风,她的丈夫去世已两个多月。

但她的决定,却让她的父母难过叹息。

你还没有孩子,她现在可是一个残废的人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了,可你,总要继续生活的呵,你听妈的话,多为自己着想吧。母亲流着泪对她说。

妈,我不忍心。她摇着头,叹息着。她明白母亲的爱女之心,可是,她一旦做了决定,便不再动摇,就像当年她爱上丈夫时一样。

丈夫在世时,因为有了丈夫的体贴和照顾,她是一朵花,无需为衣食住行而憔悴,只需要美丽地绽放便可:丈夫去世后,她便成了一棵树,婆婆成了树下一棵弱不禁风的小草。

婆婆得知她决定时,泪水涟涟地握着她的手,语不成声。她淡淡地笑,说,妈,我会好好照顾您的,您放心。

从此,这句承诺,抵挡了她身后所有的闲言碎语。

她还要工作养家,于是,好不容易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婆婆。但是,行动不便的婆婆,时常大小便失禁,保姆嫌脏和累,照顾的不尽心,晚上,也不肯在她家里过夜。于是,她经常在傍晚下班时,匆忙赶回家,做晚饭,喂婆婆吃饭,临睡前,帮婆婆洗刷、按摩身体大约半个小时。婆婆经常每晚要上三、四次厕所,起初,婆婆有顾虑的,不怎么敢告诉她,于是,污物全拉在床上了。

妈,您还介意什么呢?就把我当作您的女儿吧。她为婆婆清洗身体时,柔声说。

婆婆流泪无语。

她四处寻医问药,以求婆婆能早日康复。听说中医的针灸对偏瘫施术有方,她去找一位中医,请医生上门为婆婆治疗。已是深冬,天冷的让人直发颤。医生在婆婆的身体上扎满了银针,自然,无法盖被子保暖。她特意买了一部暖风机放到婆婆的房里,给婆婆取暖,可是,为了省电,她的房里却是冰凉的

而在丈夫未去世时,她和婆婆的关系是一般的。她记得那时,婆婆刚从小镇来,因为生活习惯与她不大相同,爱吃蒜头,可她讨厌蒜头的味道,曾给婆婆摆过脸色的,婆媳关系有好几天是紧张的,幸亏丈夫从中周旋……一想到丈夫的温厚善良,她便默默地笑。有时,佘寒犹厉的深夜里,她睡不着,起来,发现婆婆也经常通宵不眠,她知道,她和她一样,都在思念着同一个男人。

往前走,往前走,一切,都会好的吧。她心里念叨着,重又回到床上休息。

就这样磕磕绊绊地走了两年,两年里,她的生活和岁月,婆婆占据了主导位置。

可她,还有自己的生活。

后来,有人给她介绍对象,说,芸儿,你别傻了,你这么年轻漂亮,趁早找个有钱男人嫁了,她就让她家里人照顾吧!

她笑笑。婆婆自从出院后,婆婆的家里人只来过一次电话,从此再也没露面。她知道,不是他们没有情,而是他们在生活的艰难面前退缩了。

芸儿,去看一看吧,你看你这两年憔悴成什么样了?你总归有自己的将来呵。她的父亲说,泪湿于眶。母亲抚着她消瘦的肩膀,早已泣不成声。

她仍是笑笑,说,等我婆婆能站起来,再说吧,不急。两年的针灸治疗,婆婆已经可以用语言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身体机能也渐渐在好转。

可是,有时,在独自一人时,回首处,辛累和无人理解的痛,和为治疗婆婆付出的大笔费用已使她难以负担,她感觉日子里似乎布满了地雷,愈走愈担惊受怕,气馁也就心生出来,急切地想找一只肩膀靠一靠。

所以,她终于还是答应了母亲的安排,见了一个男人。

男人很喜欢她,几次接触后,她觉得男人还好,心想,也好,就这样交往下去吧,但未几,他知道了她更详细的情况。

那天晚上,她和男人见面,男人说,如果我们结婚,她也跟着你么?

她愣了愣,才明白男人说的“她”是婆婆。她没有丝毫犹豫地点头。男人沉默不语。这时,已是春天了,她的丈夫已去世近三年了。她望着公园里的绿意盈盈的一草一木,心却一点点地荒凉下去,她转身走了。

那一晚,她回到家,眼睛仍有些红肿的。母亲有时会来帮她照顾一下婆婆,所以,婆婆是隐约知道她和男人交往的事情的,见到她的神情,有几分明白了。

深夜,她被一声巨响惊醒。起来一看,婆婆已掉在了地上。是婆婆故意这样做的。婆婆说你别管我了,你好好嫁个人吧。

我不管你,谁管你呢?妈,你就让我好好管一管你吧!她搂着婆婆,呜呜地哭。

她怀里的婆婆,像个孩子一般也呜呜地哭,那一刻,她发现,她和婆婆离得那么近,近的让她欣慰,和有些心酸。

丈夫去世后的第四年秋天,婆婆的身体康复趋势良好,可以走路了,也可以帮着她做些简单的家务,比如,叠衣服、扫扫地,但四肢仍然不能自由流畅地行动的。她不让婆婆做家务,怕婆婆累着。

就等于锻炼吧,身体早日好了,咱娘俩也早日过上快活日子,是不?婆婆说。

她笑,说,妈,咱们现在不就过着快活的日子吗?于是,她和婆婆欢快的笑在屋子里荡漾起来。

这时,她又认识了一个男人。男人有温厚的笑容,有自己的公司,每次来她家,总能和婆婆聊得开心,她在厨房里忙碌着,心温暖而愉悦。

初春的一天,她的生日,男人向她求婚,当着婆婆、她父母和所有亲戚朋友的面。

有朋友调皮,开玩笑问男人,你比芸儿小两岁,爱她什么呢?

男人笑眯眯地说,很多,但最喜欢的,就是她对亲情的理解,所以,我相信,将来她也会对我妈好的。

婆婆拉着她的手放到男人手里,冲男人说,要好好对她,否则,我死了也不饶你。

众人大笑。

繁花拥簇里,酒店包房里流金溢彩,她像一株安静的植物,看着婆婆眼里的泪,感觉过往的伤痛就这样散落进尘埃里,她喜欢男人的话,男人是理解她的,她知道,她和男人的亲情会从此蔓延下去,就像她和婆婆的亲情。而有的亲情,虽然没有血缘,但它因了一颗冰清玉洁的心,便成了一种冰清玉洁的亲情缘。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