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甲午之战第三章洒热血平壤之战二熊熊燃烧的平壤战火-【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1:27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船桥里战斗

在9月15日这天早上,日军按计划发动总攻。战役在三个战场展开:其一为大同江南岸(船桥里)战场;其二为玄武门外战场;其三为城西南战场。

9月15日凌晨3时,大岛义昌指挥的日军第九混成旅团分左、中、右三路向大同江南岸守垒清军发起进攻。马玉昆指挥的守垒清军立即进行自卫还击,大同江北岸清军大炮也隔江遥击,炮火极为猛烈。

日军进攻部队暴露在垒前开阔地面,毫无掩蔽,伤亡惨重。日军督队官下令“宁死勿退”,驱赶士兵,拼死冲击。士兵被迫冒死向大道两旁左、右翼堡垒发起冲锋。守卫在大同江渡口桥头堡及江北各垒清军,互相配合,猛烈夹击日军,日军死伤甚多。

清军见状,从垒内冲出,发起反击。日军立现踌躇之色,逡巡后退。日军司令官挥刀督战,不准士兵后退,两军展开白刃格斗。

在双方步兵进行鏖战的同时,两军炮兵也展开激烈的炮战。对射不久,日军“炮兵中队山本大尉以下二十四名被杀伤”。同时,清军派出增援部队,补充了弹药,士气大振,火力愈强。

而日军自凌晨零时由宿营地出发,战斗已逾半日,早餐未进,饮水全无,士兵饥疲不堪,弹药亦将用尽。尤其“中央队战线弹药全部用尽,且将校多数伤亡”,已无力再战。

至午后1时,大岛义昌只得下令退却。午后2时,日军全部狼狈退离战场。这次进攻,日军混成第九旅团“将校以下死者约一百四十名,伤者约二百九十名”。大同江南岸(船桥里)战斗被评价为清军在“甲午战争的陆战中打得最好的一次战斗”,而日本人也为此作诗哀叹道:“此役不克旗下死,呜呼苦战船桥里”。

玄武门战斗

守卫平壤的清军在玄武门外筑垒五处,分两重。内重牡丹台,牡丹台外重自东北向西北方向沿丘陵构筑外垒四处。

15日凌晨5时5分开始,日本元山支队集中炮火向牡丹台外侧西北方两个堡垒开始了猛烈炮击,以掩护步兵冲锋。守卫堡垒的清军进行了顽强抵抗。“宝贵自至城上指挥,我军力御之,倭人死伤无数”。日军在军官的督战下,拼死突进。

6时20分左右,战斗益趋激烈。“此际彼我之枪炮声最为盛,硝烟与朝雾相混,几乎咫尺莫辨”。元山支队为了打开突破口,集中全部炮火向西北最外一垒猛轰。

堡垒被毁,守垒清军被迫于6时50分撤退。不久,第二垒也在日军炮火环攻下失守。7时15分元山支队占领玄武门外西北外侧二垒后,按既定部署直抵牡丹台下。

在元山支队进攻西北二垒的同时,朔宁支队也向牡丹台外东北方向的两个清军堡垒发起进攻。日军首先以两个中队的兵力在旅团副官桂大尉的指挥下,向最东北方外侧的堡垒发起猛冲。清军凭垒拒守,以连发毛瑟枪进行还击。击伤敌指挥官桂大尉和两个中队长小仓中尉和本间中尉。但日军在炮火支援下连续发起猛冲,战至7时半左右,清军不支,终于弃守东北方的外一垒。

这样余下的外重最后一个堡垒,便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日军集中全部炮火向外重最后一个堡垒倾泻,“山炮榴霰弹频频在垒上爆炸”。但清军“仍坚阵应战”,一直坚持到8时才最后撤出堡垒。至此,从外侧掩护牡丹台的清军四处堡垒,全部落于日军之手。日军元山支队与朔宁支队会合,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包抄牡丹台,开始对牡丹台守军“三面合击”。

牡丹台是平壤玄武门外的一个制高点,据全城形胜。牡丹台失守全城将遭到威胁。日军早已注目此地,企图一举攻占。因此,在占领外围堡垒后,立即立炮于垒上,用排炮集中向牡丹台守军轰发。

守军在左宝贵指挥下,凭险据守,“以全力持之”,用速射炮向进攻之敌步兵迅猛还击,日军步兵在清军强大炮火攻击下,伤亡惨重,无法前进,“战斗颇为困难”。

为了援助步兵冲锋,日军集中元山、朔宁两个支队的全部炮火对着牡丹台垒轰炸。牡丹台外城连中数发榴霰弹,堡垒胸墙被毁,速射炮也被击坏,士兵伤亡甚重。日军乘势发起冲锋,蚁附而上。在日军步炮夹攻下,牡丹台垒最终陷落。

这个时候的左宝贵正在玄武门指挥作战,他见牡丹台失守,“知势已瓦解,志必死”。于是“乃衣御赐衣冠,登陴督战”,“往来睨指挥”。营官杨某见城上危险,欲挽宝贵下城避,宝贵击以掌,并亲燃大炮向敌军轰击,先后“手发榴弹巨炮三十六颗”。部下感奋,拼死抗御,予敌军以重大杀伤。军人气概,大抵如此。

正酣战间,忽然,一个炮弹飞来,将清军的火炮击碎,弹片直插左宝贵的肋下。

左宝贵负伤不退,将伤口裹紧,继续督战,血染征衣。不久,又一弹飞至,左宝贵中弹扑地。将士们急忙冲过去查看他的伤情,弹片已经洞穿了他的身体!这时候的左宝贵隐隐还能说些话,虽然模糊,但是情绪激昂。将士们将他抬下城墙,左宝贵已经闭上了他那不甘的眼睛。

左宝贵是甲午战争中清军高级将领血战沙场,壮烈殉国的第一人。

日军占领牡丹台堡垒后,立即列炮于垒上,向玄武门轰击。

不久,玄武门城楼被击毁,仅余四柱,兀然耸立城头,清军火力顿时衰弱下来。日军乘势派一小队士兵潜奔城下,由玄武门旁侧用绳梯猱升而上,清朝守军见状瞬间惊散。

日军夺占玄武门,向城内推进,遭到城内清军的狙击。日军不知虚实,日军将领立见尚文见一时难以攻进内城,便派飞骑传令,命进入玄武门的部队悉撤至城北高地,以观清军动静。这样,玄武门的战斗随即停了下来。

城西南战场

在城西南战场,进攻这一线的日军为野津道贯率领的第五师团本队。该部于晨7时到达平壤西南之山川洞,立即列炮在丘陵上向清军射击。并出动步兵向清军堡垒冲锋,但未能得手。

清军两度派出马队进行反击,也被占据有利地形的日军击退。

据日方统计,清军骑兵队两次冲击,有273头战马被击毙,士兵则战死130余名。由于这一线清军堡垒多而坚固,日军山炮无力摧毁。至中午时,两军实际上处于休战状态。清军见出战不利,便依靠堡垒坚守,使日军难越雷池一步。

野津道贯派落合兼知步兵大尉侦察清军动静,归报说:“清兵犹在,阵地不动。”这个时候已经过了中午,野津不知其他战场的情况,所收到的报告都说:“敌兵善战,平壤防守甚固”,听到清军善战,防守坚固的消息后,野津于是与师团参谋长上田有泽步兵大佐、参谋福岛安正中佐等相商,而皆一筹莫展。

野津忿忿地说:“我今率兵于千里之外与敌作战,蕞尔此城,竟不能陷之,有何面目归谒我天皇陛下?我意已决,明日之战,举全军以进逼城下,冒敌弹,攀胸墙。胜败在此一举!我军幸得陷城,我愿足矣;如若不幸败绩,平壤城下即我葬身之处!”于是,下令停战,以待明日。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玛法传奇安卓版下载

尘缘游戏下载

挂机吧主公变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