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对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对话巴菲特中国应担心美元价值而不是美债违约

发布时间:2021-10-14 19:27:14 阅读: 来源:对联厂家

对话巴菲特:中国应担心美元价值而不是美债违约

对话巴菲特:中国应担心美元价值而不是美债违约 更新时间:2011-5-4 12:20:58   4月30日,奥马哈,伯克希尔哈萨维公司在Qwest中心举行2011年度股东大会。

早上7点,当体育馆大门打开时,来自世界各地的4万多名股东蜂拥而入。不到5分钟,场内的座位已全部占满。

人们期待倾听伯克希尔董事长兼CEO巴菲特和副董事长芒格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沃伦,他是查理。”上午9点22分,巴菲特和他的投资伙伴芒格走上体育馆中心舞台坐下,然后就开始了马拉松式的问答对话。

巴菲特打开了一罐樱桃可乐倒在杯中,而芒格喝的是健怡,两人像是在台上讲相声,每隔几分钟就让台下的听众捧腹。他们在谈话间隙还不断吃着喜诗糖果巧克力。这可乐和糖果都是伯克希尔持股的企业。

对81岁的巴菲特和87岁的芒格来说,这是漫长的一天,到下午4点17分股东会结束时,巴菲特的嗓子已有些沙哑。

但第二天,巴菲特和芒格又召开近四个小时的记者发布会,争取让到场的全球约50家媒体每一个都能问一个问题。

以下是《21世纪经济报道》与他们的对话。

无需担心两房债务 应担心美元价值

《21世纪》:巴菲特先生,你知道中国有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他们想进行多元化。你昨天在股东大会上建议人们不要买美国国债,同时还说房利美和房地美“太大而无法理解”。而中国的外汇储备有大约1.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和超过3000亿美元两房债务,你会对中国说些什么?

巴菲特:实际上我认为可以把房利美和房地美的债务视为美国国债的等同物。虽然很难理解两房,但我们知道的一件事是美国政府会支持两房,美国说过要担保两房。最终,美国政府将无法承受让两房债务违约所带来的后果。所以,中国并不用担心两房债务。但你们必须要担心美元的长期价值。不管是中投,还是管理整个中国外汇储备的机构都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我认为中国外汇储备除了要考虑如何获得可能的最佳收益、避免美元固定收益投资的外汇损失外,还有一些其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中投也是中国外汇储备的一部分,之前也有人问我,如果我管理中投所有资产的话我会怎么做,我给出了我的答案。对于3万亿外汇储备来说,除了考虑获得最佳投资回报外,我还会考虑很多其他因素。

芒格:即便其他国家的货币会有更好的表现,但这是一个整体的游戏,其中也包括中美关系。

巴菲特:中国和美国有很多的不稳定性,不仅仅是要让经济稳定发展。中美两国的经济和政策对全球市场都会造成影响。所以还会有其他因素。中国不用担心两房的债务无法偿还。我没有想到中国持有这么多美国债务,你提到中国有2万多亿美元?

《21世纪》:1.2万亿美元美国国债,超3000亿美元两房债务。

巴菲特:可能比这个少一点,但这个依然非常庞大。

芒格:中国一直都很聪明,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这也是原因之一。

巴菲特:中国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是参与了卖方融资,中国从他们卖东西出去的国家也获得了很多东西。

对话巴菲特: 中国应担心美元价值而不是美债违约

芒格:通过这样的方式,中国也引进了全世界最好的技术和资源。谈到债务融资,还有谁不是通过借债来取得巨大进展的?

巴菲特:是的,我们建立美国的基础就是借债。

芒格:我们从英国、法国等借债。而你们通过现有收入建造你们的国家。

巴菲特:以及积累外汇储备来建造你们的国家,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芒格: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让人难以置信。

但美元不一定比其他货币贬值快

投资石油、黄金未必能变富

巴菲特先前谈到如果他管理中投的3000亿美元,他会去见经理人,会投美元指数基金,而不是投纽约银行家挑选的交易。

他说,“我建议投资一些指数基金,然后买一些美国大公司的股票和资产,我们就有不少美国大公司的股票和股权……还应该购买全世界各地不同国家与该国货币挂钩的证券和资产。”

巴菲特在股东会上说,伯克希尔目前有380亿美元现金,其中大部分短期资金都放在美国国债上。他说,“我自己拥有很多美国国债,但我告诉你们不要去买。”

他建议人们不要买美国国债的主要理由是美元将会贬值,几年前伯克希尔曾经做空美元,赚了大约1亿美元,但现在已经不太做这类交易了,巴菲特说,“我认为美元的购买力毫无疑问会逐步下降,问题是下降的速度如何。而全世界其他货币购买力也都在下降。”

如果做空美元,意味着美元较其他国家货币下降速度更快,但巴菲特对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并无太大信心,“我们不太可能在汇率上做太大的押注”。

对此,芒格在会后告诉本报记者,“我们不是货币投机者,对货币投机并没有太多兴趣。”

巴菲特认为,目前美国发生银行危机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较糟。芒格称欧洲的情况极为恶劣,“欧洲的问题就像以贴创可贴的方式治疗癌症”。

对于目前美国面临提高债务上限的挑战,市场上许多人担心美国国债可能会出现违约。巴菲特说,如果国会没有提高债务上限将是最愚蠢的行为,但“只要美国继续用美元发债,美国就不会有债务危机”。

在价格不断创新高的石油和黄金等投资上,巴菲特、芒格和主流观点也不太一致。他说,我不知道石油是否是另一个泡沫,聪明的人可以通过投资其他更有效的资产,而不是商品,来赚更多的钱。

“商品价格未来6-12个月怎么走,我们基本不可能知道其方向。人们喜欢买入价格正在上升的东西。长期来说,这并不能让人们变富。伯克希尔并没有在商品上做对冲。”

对于黄金,巴菲特说,把全世界的黄金都放在一起,可以造一个边长67英尺的立方体,但这不能产生实际价值,只能期望有人以更高的价格买入,只是一种赌博。

芒格则说,投资黄金是为了避险,“如果说你购买某项资产,却只有世界末日的时候才能回报,这恐怕说不过去。”

巴菲特做了一个算术题:全世界的黄金总市值8万亿美元,全美国的农田总价值才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用来购买一个边长67英尺的黄金立方体的钱,可以买下全美的农田,再加上10个埃克森美孚,然后还能剩下来1万亿美元。伯克希尔喜欢投资能产生价值的东西,比如农场。

巴菲特和芒格都认为长期来说,中国经济会表现很好,但芒格指出,中国目前真正最大的威胁是官员腐败问题。

日照割包皮医院

昆明治牛皮癣医院哪家比较好

广州中医癫痫病医院科室